人间极乐

背景颜色 ? 前景颜色 ? 字体颜色 ? 字体大小 ? 鼠标双击滚屏 (1-10,1最慢,10最快)

第19章 金山童子(墨小玥冠名)

人间极乐 > 第19章 金山童子(墨小玥冠名)

第19章 金山童子(墨小玥冠名)

墨大先生Ctrl+D 收藏本站

再见这个黑衣服的男孩,我依然和上次一样,根本不惧怕他,还是那句话,我手上有活,哪怕他是川西阴行的高手,或者是藏在万窑、尹国富他们身边的高手。

我瞧了这男孩一眼之后,摇摇头,开车去了红玉茶楼。

……

我到了茶楼,找了个位置坐下,等了我很久的伙计,走到我面前,递给了我一个牛皮纸袋,说道:春叔让你小心点,他说这个宋四婆有点邪门,你别在阴沟里翻了船。

“放心!”我拍了拍伙计的肩膀,拿着牛皮纸袋,出了门。

在车上,我打开了牛皮纸袋,里头有宋四婆的照片,和她最近的一些行踪。

我先看的是宋四婆的照片。

只看宋四婆的照片,就不像一个正常人,她可能是长期接触阴邪秘术的原因,整个人的气质十分阴鸷,眼神中,藏着一种凶恶和贪婪,似乎只要有人给她提供利益,她就能干任何事,哪怕是让她害人,也不足挂齿。

从风水面相上看,宋四婆的脸也有说法,“鼻头高骨,两腮无肉”,这类人心思毒,下手狠。

除了面相和气质之外,宋四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她脸上的刺青。

刺青一般人不会做在脸上,古时候有一种刑罚叫“墨刑”,就是在脸上刺字或者图案,让这脸上的刺青变成犯人的“身份证”,会让犯人一辈子抬不起头来,是古代五刑之一,别的刑罚伤的是身子,这道刑罚,摧毁的是自尊心。

现代人呢,对“墨刑”不会那么在意,但大家的共识是——脸上做了刺青相当于毁容。

我做刺青师有几年了,也有一两个客户在脸上做刺青的,但做的都是小图案,可这个宋四婆,脸上的刺青占了半张脸,是一个婴儿鬼怪的图案,这婴儿鬼怪,叫“金山童子”。

yabo.app这金山童子,是民间传说的一种小鬼,江北一代的民间人喊他“鬼仔”,对于金山童子的来历,我还不太清楚,有人说“金山童子”是被人养出来的,和湘西养蛊一样,找来许多小孩,互相厮杀,剩到最后一个,然后某些阴邪的高人把这小孩杀掉,这小孩的鬼魂,就是“金山童子”。

但也有另外的说法,说“金山童子”,是许多小孩横死的怨念,化作的凶鬼。

我瞧见宋四婆脸上的“金山童子”,差不多明白,为什么那龙凤婴灵不敢直接找宋四婆报仇,而是要通过威胁我来找宋四婆报仇。

有金山童子在,那龙凤婴灵,还真是奈何宋四婆不得。

我点点头,这宋四婆,还真有点道行。

我放下了宋四婆的相片,接着又查阅她最近的行踪。

最近,宋四婆一直都在川西的一个远郊村子里做生意,这村子的名叫旺阳村。

确定了宋四婆在哪儿,我当然要去找找这个宋四婆的晦气了,改命玉符、龙凤婴灵,我都要在她那儿找到答案。

我收起了资料,开车去了银行柜台,取了二十万现金,然后回家了。

我回家把夏花的事安排一下。

夏花有毒瘾嘛,现在全天候都需要有人照顾,最好是时时刻刻都有人看住她,不然她毒瘾上来了,很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,出去找毒品。

她要再挨上毒品,那谁都救不了了。

瘸马说他只能白天照顾夏花,毕竟他也要睡觉嘛,而且他又不能跟夏花睡在一块。

我想想也是,这两天,我和瘸马照顾夏花的时候,晚上会找一个人在她门口坐着,就是怕夏花跑出去找毒品。

现在我走了,瘸马一个人照顾不过来……短时间也没合适的人过来帮忙,怎么办呢?

最后瘸马出了一个主意,他去保安室里找出了一幅铁手铐,这铁手铐都是以前小区保安队抓小偷用的,抓了小偷铐在保安室,等公安局过来抓人。

瘸马把夏花的床给挪到她卧室的阳台上去,说晚上,他在夏花快要睡觉的时候,就用手铐,把夏花的手,铐在阳台的内栏上,这样夏花晚上就出不去了,如果夏花犯了毒瘾,肯定会挣扎,那手铐打得那铁栏杆啪啪响,他也能听到声音,然后进来给夏花打镇定剂。

我一寻思,这一主意不太人道,但对付个两三天,还是很靠谱的,我也同意了。

我把夏花交托给了瘸马后,去找宋四婆了,再离开家里的时候,我跟瘸马保证,把当年的产房鬼事,肯定给问清楚。

……

我背着包,出了门,去小区拿车,要说那个黑衣服男孩,也真是阴魂不散,我这次挪车,又看见他了!

他到底想干什么,替万窑、尹国富、柯友生那三个禽兽报复我?

“嘿。”我摇摇头,一脚油门离开了。

黑衣服男孩,我始终不把他放在眼里的,跟我硬碰硬,我不惧怕任何人。

我开了几条路,就把这个黑衣服男孩给忘了,开车直奔宋四婆所在的旺阳村。

我开了两三个小时,等我到了旺阳村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多。

我找了块空地,把车停好,我开始在旺阳村里闲逛了起来。

这旺阳村很大,不是一般的小村子,人口很多,但是……很穷,村子里的房子,基本上都是土房子,砖瓦房很少,外墙贴了瓷砖的房子,更是凤毛麟角。

我走着走着,走到了一个小卖铺里。

这村子里头的小卖铺,什么都卖,从零食、饮料到猪肉、青菜,堆在一块,里头显得很杂乱。

我进了小卖铺,让老板给我拿瓶水,买水的空档,我问老板:老板,见过一个脸上纹了小孩的老太太吗?

“哦,她啊?在老马家里做客,这老太太,经常出落在我们村子里头,总感觉这人不正常,不是什么好人,你找她干什么?”老板询问我。

我笑笑,多给了老板一百块,问:老马家怎么走?

老板人很精,见了钱,就给我指路,没多余的废话。

我去了老马家的对面,坐在那树下抽烟,等着宋四婆出来。

我等了一个多小时,等到人了,宋四婆背着个大篓子,从老马家走了出来,吩咐几个村民办事情。

我假装不经意的看了看宋四婆的脸,宋四婆脸上的那个“金山童子”的刺青,眼睛忽然变得通红。

我立马又低下了头,果不其然——这宋四婆脸上的“金山童子”,真有些道行。

我站起身,走向了刚才买水的小卖铺,得去买点能对付这个“金山童子”的东西。

下一篇?? 第20章 牛崽房(身骑白马冠名) ???????? 上一篇?? 第18章 法慧双眼